法律法规

          LAW
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威尼斯人
          文章详情

          我的农民工兄弟

          日期:2015年1月7日 11:02

          我的农民工兄弟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前些时,我从公司总部的吴家山去武汉市建协办事。出发前,自以为电动车电量可以支撑一个来回,没当一回事。不料,归来时刚过汉口常青花园,骑着骑着感到车速慢了下来,好不容易半骑半推至赛马场旁的市会议中心,就彻底的走不动了。

          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路旁无一处可以就近充电。没办法,只好推着车子走。一刻钟后,走过欧亚大酒店前的十字路口,见到有一小排板房,估计是在此修地铁的工人的临时住所。

          我将车推到板房前,但不见有人。于是吼了几嗓子:“有人吗?”就见有一门拉开,走出一四十左右外表憨实的中年汉子。我向他说明来意,他指着室外的一处电源插座,并帮我插上了电源。

          因为离回公司还有一段路,估计得充电半个小时。他请我到屋里休息等候。小屋里摆着两张板床,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。窗口一张小木桌子上放着一台10多英寸的电视机,俩人正关注着屏幕上播放着的马王堆汉墓出土故事。因笔者2004年在湖南参加一次全国性的会议时,参观过湖南省博物馆的马王堆出土展览,固而有了共同的议论话题。

          聊着聊着,我们聊起了家常。汉子说,他们来自安徽亳州,外出打工十多年了。前些年,劳务收入低,每年除去开支路费,收入所剩无几。近几年,劳务工资大幅上升,他每月能挣六、七千元,家里日子也就好过多了。说到这,他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
          已近中午,汉子和小伙子坐在床上就着小桌子准备吃饭,小小电饭煲里蒸了一碟状似干子的菜,另有一瓶腐乳。汉子问我吃过午饭没有,善意地邀请我一同进餐。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,推托说已经吃过了。

         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,我起身要走。汉子劝我为了保险,再充一会儿。我怕影响他俩午休,俩人连说: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临走时,我再三向他们道谢,汉子说:“出门在外,谁没有个难处。”

          以后每每路过此处,我总免不了望望那排小小板房,我忘不了那憨厚的农民工兄弟。我隐隐地看到,在他们身上,传存着华夏民族的灵魂。

          所属类别: 威尼斯人文化

  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